iris

新捏的蛾子

http://www.bilibili.com/video/av88462978/?share_source=copy_link&p=1&ts=1581509513&share_medium=iphone&bbid=f12e4b63a31ee83e6acbad7ebe4128e7

麻烦给个三连吧呜呜呜

想要数据私我@就好了






(因为里面有一套和明明情侣装就加了tag,私心呜呜呜我太喜欢方思明了)




“这天下,风情千万般,值得觊觎一眼”


他初入江湖时曾期许仗剑天涯江湖为家,看过塞北鸿雁翩翩,也溜上金陵城墙上看过灯,策马驰骋过富饶宽广的中原。直到他去过所有地图才发现,自己留恋的不过江南朦胧春波下,倒映的一轮明月。


“不必再舍近求远,就在他山眉海目间”

山川河流,江湖盛景,我都要带他看遍



bgm:吹灭小山河

http://www.bilibili.com/video/av87534948/?share_source=copy_link&p=1&ts=1581154894&share_medium=iphone&bbid=f12e4b63a31ee83e6acbad7ebe4128e7

完整版戳b站啦

太喜欢明明了呜呜呜我爱他

【观风月】方思明/侠明/明侠(吹灭小山河

http://www.bilibili.com/video/av87534948/?share_source=copy_link&p=1&ts=1581154622&share_medium=iphone&bbid=f12e4b63a31ee83e6acbad7ebe4128e7

“这天下,风情千万般,值得觊觎一眼”


他初入江湖时曾期许仗剑天涯江湖为家,看过塞北鸿雁翩翩,也溜上金陵城墙上看过灯,策马驰骋过富饶宽广的中原。直到他去过所有地图才发现,自己留恋的不过江南朦胧春波下,倒映的一轮明月。


“不必再舍近求远,就在他山眉海目间”



bgm:吹灭小山河

【原随云x方思明】无定骨 (结局

逃离水星.:


【那三个字却如同夏夜的惊雷,原随云久久没有回过神来,只是许久才想通,耳畔如鼓点般的巨响,周遭的桃花香缠着着血腥味,连同热风一起吹过,天旋地转。他好像重新看到了许久未见的湛蓝色天空,只是天边蔓延着暗色的云。】


桃树下,斑驳的光晕落在少年的脸上,他轻轻的打开酒坛,将一包白色粉末撒入坛中,才如释重负的长舒一口气。他艰难的挪动着身体,令人倒吸凉气的是少年的膝盖下空荡荡,此刻竟然要爬着行走。


“据说那药是能洗去人记忆的,我是个自私的人,我也知道你醒来后一定会寻死,可我想要你永远留在我身边...哪怕尸体。”少年喃喃自语,也不知道说给谁听,他终于拍了拍身边斜倚在树下的银发男子,“思明兄,醒醒。”


方思明缓缓睁开眼,只觉得光线刺目。那少年温和的笑着,“思明兄,我们逃出来了,以后便....”方思明不由得心下一动,却又深深知道的:


“少年如同瀚海中的一颗星,直白而又灿烂。而这种干净和纯粹,也是他这种泥潭中的人所不能触碰的。不愿他踏入这片肮脏黑暗的世界,自己可以随时被人拉着沉沦,也可以在下一秒抽身,清醒的杀人。他却不行,他该是像寒潭中薄薄的积雪一样,永远澄澈。”


于是方思明收起杂乱的思绪,只露出些冷淡的神色来,“此事过后,你我再无瓜葛,为了个不相干的恶人,你又何苦将自己作践成这幅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。”


少年人像是被冷水淋过一样颤抖,低眸去看着自己不再完整的双腿,他轻声说:“你嫌我。”方思明自觉话说的重了,正欲解释些什么,又见少年释然一笑,指了指碗中的桃花酿,“喝完这碗酒,我们从此江湖不见罢。”


他看见方思明皱眉,手指已经搭在瓷碗边缘,心中是有期待的,下一秒却看见雪亮的剑尖出现在自己的胸口,一口血重重的咳出来。少年不必回头,也知道执剑那人是谁,于是压抑着痛觉,对方思明喊到,“跑...快跑...”


方思明没有逃走,他只是眼睁睁的看着少年温热的血液一点点变凉,变成暗红色,然后是歇斯底里的尖叫,指甲都陷入皮肉里。原随云知道,他从此后会有多恨自己,恨不得将自已剥皮抽筋。然而,他是不会允许这种情况发生的。


原随云走上前去,捏着方思明的下巴,将那一碗没来得及喝的,漂浮着一层花瓣的酒悉数灌入,“这是那小东西给你准备的玩意儿,喝掉后忘掉一切。忘掉一切,好吗?”


原随云甚至都在想着,思虑着过后的生活了。他们要寻一处有山海的僻静地方住下,方思明会忘掉过去的一切苦厄,像孩子一样只能依靠这自己。他们还要种些花,最好再养一只猫,然后像寻常人那样经历生老病死,清风明月,虚度光阴。自此,世间再无蝙蝠公子与万圣阁少阁主,只有来去自如,行走于山野间的快意萧然。


然而方思明却笑了,咳出鲜血来,“我在云梦数载,都不知哪里能寻得这样的药,不过使人忘却前尘的法子,我倒是知道一个。”“什么?”原随云问。


“只有死。”方思明笑着,只觉得自己的呼吸愈来愈困难了,剧烈的喘息着,“我太了解这孩子了,他想要的东西,就一定会想方设法的得到,不然会变得偏执,疯癫,无所不用,当然了,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。他自知武功被废后不比从前,他留不住我,留住了也护不住,不如...不如一具尸体那样乖巧又来的轻松。”


原随云有些慌,这是他生命中不多见的不知所措,他只能任由怀里的人逐渐失去体温,呼吸声一点点微弱,所有所有的对未来的构想不过镜花水月,黄粱大梦,终究是要醒的他这时候才明白,杀死一个那样锐利桀骜的人,竟然如同折一枝花般的容易,他也一点点体味到了,方思明刚才目睹少年死亡时的刺痛。


方思明感到脸颊上滴落的冰冷泪水,竟是回光返照似的笑起来,没有温度的指尖勾了勾原随云的衣摆,示意他凑近些。方思明像是用了最后几丝气力,在他耳畔嘶哑的说了三个字,就再也没有一点生息。桃树上的花瓣扑簌簌落下,人间怎么能留住呢。


那三个字却如同夏夜的惊雷,原随云久久没有回过神来,只是许久才想通,耳畔如鼓点般的巨响,周遭的桃花香缠着着血腥味,连同热风一起吹过,天旋地转。他好像重新看到了许久未见的湛蓝色天空,只是天边蔓延着暗色的云。


于是他小心翼翼的抱着方思明,一步步走到湖畔。那是片澄澈至极的湖,此刻被春风吹皱,微微泛起波澜,湖中的波光辉映着日光,又是一阵迷蒙的摇曳,只是原随云是看不到的,以前怀里的那个人以讲给他听,现在他也看不到了噢。


噗通。


可是在一切都在方思明的预料之中啊,无论是是死是活,他说要原随云偿命,他就有法子让他活不得。哪怕自己奄奄一息,再无力伤人分毫时,轻飘飘三个字出口,就能叫人昏着头送命。


情之一字,不失为杀人利器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【全文完】

【使徒2/董井】玫瑰与蛇

我真的已经累了

我发了多少遍就跟我屏蔽了多少遍

原文锁了三遍我找了三遍客服现在又跟我锁了

麻烦各位移步评论谢谢了

第一次动笔,小学生文笔请大家见谅


这是迪奇那个演员吗!

再续前缘!


“你们看见玫瑰,就说美丽,看见蛇,就说恶心。你们不知道,这个世界,玫瑰和蛇本是亲密的朋友,到了夜晚,它们互相转化,蛇面颊鲜红,玫瑰鳞片闪闪。你们看见兔子说可爱,看见狮子说可怕。你们不知道,暴风雨之夜,它们是如何流血,如何相爱。你们不知道,这是一个神圣和屈辱互相转化的夜晚。”

——《萨德侯爵夫人》三岛由纪夫

太惨了真的太惨了

现在AI这么智能吗